您当前位置 >> 教育资讯 >> 校园见闻 >> 正文 2017-11-21 13:58星期二
校园见闻

回眸:我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将迎来25岁生日

时间:2014-11-07   作者: 王磊


       位于安徽省金寨县南溪镇的希望小学是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它即将迎来25岁生日。

  1989年10月30日,刚刚成立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对外宣布,面向海内外募集捐款,并设置专项基金,用于开展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活动,“希望工程”由此拉开序幕。

  25年来,100.72亿元善款涌向希望工程公益项目,495万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受到资助,18396所希望小学拔地而起。

  “我记得,当年来这里为全国第一所希望小学选址时,正是冬末初春时节,不曾想到,希望工程第一粒种子在大别山深处的冻土里,破土成长为今天这样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10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给金寨县希望小学师生回信,肯定希望工程是建设社会最富感召力的道德力量,指出消除贫困或难短时兑现,可创造公平必须刻不容缓,勉励大家共同持续不断努力,为天下所有贫困孩子的幸福人生创造美好的希望。

  第一所希望小学诞生在革命老区

  1990年2月17日,春节刚过,桑树还没有发芽,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的李克强就来到大别山腹地金寨县为希望小学选址。

  “那一天下着毛毛雨,克强同志穿着军大衣,到达金寨的时候已经上午11点多了。”时任团金寨县委书记李俊杰回忆,克强同志刚在县招待所安顿下来,没顾得上休息,立马介绍起“希望工程”的发展蓝图,一口气说了20多分钟。

  “在此之前,我们只是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团中央准备实施希望工程,但希望工程的内涵是什么,我们这些基层团干还不清楚。”李俊杰说,“克强同志的思路非常清晰,一番话后,我们对工作目标逐渐明确起来。”

  “他说,这次来主要是为希望小学选址,希望我们能带个好头,为希望工程的推进做好铺垫。”李俊杰回忆道,“克强同志说,一开始启动经费并不多,但是今后爱心捐款会汇聚起来,团中央、团省委也会支持,全国各地都会支持。”

  当天下午,李克强一行来到南溪、双河等地进行实地调研。当晚,在县招待所的小会议室,李克强听取了地委、县委同志关于实施希望工程筹建希望小学的工作汇报。

  “大家就围在长方形的桌子前,一直讨论到夜里11点多才散会。”李俊杰说,“当时克强同志强调,希望工程是‘雪中送炭’,你们一定要把项目实施好,作为希望工程试点县,不管什么模式,你们都可以去大胆探索。”

  据李俊杰介绍,为了选址,县委最初拿出了3个方案,地址分别位于该县的江店、南溪、斑竹园三地,最终选择了南溪,决定把希望小学建在南溪镇的中心小学内,并把学校更名为金寨县希望小学。

  “考虑到南溪出了14位共和国将军,是将军县的将军镇,而且当时镇上有一家缫丝厂,经济基础相对较好,能拿一点资金出来配套。”

  第二天上午,李克强一行离开金寨赶往合肥。“最后克强同志问道,你们有没有信心干好?我们说,有。他说,好,就看你们的!”李俊杰说。

  除了首批提供4万元资金用于建设希望小学外,这一次,团中央和中国青基会还带来了500个救助指标,学生人均受助20元,刚好可以支付一年的学费。该项目交由团金寨县委和金寨县教育局共同实施。

  “我们当时就表示,‘希望工程’名称起得好,大家都是为了希望而生活着,救助对象选择得好,好在是祖国的花朵,不仅是祖国的未来也是家庭的希望。”当时参与接待的时任金寨县副县长曹承芳回忆道,“希望工程不仅给贫困的学生带来希望,更是给革命老区金寨县带来希望。”

  筚路蓝缕,先行先试

  希望小学开建了!金寨县委决定在南溪中心小学的基础上进行改建,把原来一幢2层教学楼翻修成希望小学的教学楼,同时完善学校的相关设施。

  据曹承芳回忆,县教育局拨款4万元,南溪区和南溪镇政府各拨款两万元,此外,募集社会资金1万元,县直和区直机关干部捐款两万多元,就这样凑齐了10多万元的首批工程款。

  “3月18日破土动工,5月19日竣工剪彩,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压力可想而知。”据李俊杰介绍,当时团县委只有5名工作人员,几乎所有的力量都压在了受助学生名单的筛查以及希望小学的建设上。“不是在村里摸底,就是在工地上盯进度,天天忙到深夜才回家。”

  为了保证团县委日常工作的运转,金寨县委决定拿出两个编制,在团县委下设副科级的“希望工程办公室”,具体承接希望工程的相关工作。

  就在此时,为了配合希望工程的宣传,一部名为《希望》的电视剧也在金寨紧锣密鼓地拍摄中,团县委承担起剧组的后勤保障工作。

  不过中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因为剧中出现了一户人家“卖头发换钱”的情节,有的干部认为,这有损地方的形象,与“脱贫致富”的主旋律不吻合。

  为此,李俊杰向时任县委书记陶芳侯解释道,该片受中国青基会的委托,旨在宣传希望工程。这是艺术的手法,并非针对金寨的情况,出发点是为了唤起人们的公益心。

  “陶书记当时就表示理解,并嘱咐秘书从其稿费中捐出150元给希望工程,随后分歧、争议自然而然地消失了,大家在思想上统一了。”在李俊杰看来,希望工程取得的成绩,离不开地方党政领导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

  “希望工程是一项崭新的事业,我们不能固守常规,不能惧怕争议声,需要不断地探索、创新。”李俊杰说。

  由于中国青基会首批提供的500个救助名额都是针对小学生,那么特别贫困的中学生能不能得到救助?

  当时,一位常年患病的母亲为了不拖累家庭,喝药自尽,起因就是上初中的大儿子因为交不起学费而辍学,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很多金寨团干部的心。

  “究竟行不行?我们商量了很久,最终把其中一个救助名额给了这名初中生,真心帮助弱势群体,应该不是件错事。”李俊杰说。

  1990年5月19日,金寨县希望小学如期落成,时任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洛桑等为建校剪彩,曾经在金寨战斗过的徐向前元帅亲笔题写校名。这一天,《希望》剧组将落成典礼拍了下来,作为该剧的尾声。

  就这样,金寨县希望小学成为中国第一所希望小学。此后,位于河北、湖北、广西等地的希望小学也相继落成。

  从“有学上”到“上好学”

  1991年5月的一个下午,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解海龙来到金寨县桃岭乡张湾小学采访。

  教室的门被推开,坐在第一排的苏明娟抬起了头,第二个走进来的解海龙立马端起相机,按下了快门。苏明娟那双大眼睛里流露出的眼神被定格下来,成为希望工程的宣传标识,震撼了亿万国人的心。

  “希望工程”一度成了公益事业的代名词,向希望工程捐款,是一件既高尚又时尚的事。

  在中国青基会、安徽省青基会的支持下,25年来,金寨县通过各种途径筹集资金5000余万元,援建希望学校124所(其中中学6所、小学118所),希望业余体校1所,希望电脑教室10间,希望厨房39个,希望音乐教室5间,改善危房旧校舍100余处,累计救助各类贫困学生10万余人。

  实践证明,金寨在希望工程管理模式和制度创新上总结出的“金寨模式”获得了成功,并在全国范围内得到推广。

  近年来,国家财政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特别是农村九年义务教育阶段“两免一补”政策的实施,“校安工程”等项目的启动,使得贫困地区学生的诉求正在从“有学上”到“上好学”转变。为此,希望工程事业面临着转型发展的历史使命。

  “继续履行好希望小学援建和农村贫困家庭子女就学等基本工作职责,努力寻找希望小学援建工作的新需求、新空间。”安徽省希望工程办公室主任曹勇表示,今后要在食堂、宿舍、操场、农村小学教师周转房等教学辅助设施上开辟新的工作领域。“在不放松贫困家庭的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救助的同时,深入开展‘爱心圆梦大学’活动,加大对贫困大学生的救助力度。”

  在金寨县希望小学校长陈德武看来,目前无论是师资水平,还是硬件水平,该校的实力都不差于其他镇上的中心小学。“学校拥有音乐教室、计算机教室、科技馆等设施,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县城小学的水平。”

  今天,这所希望小学由建校时的占地5000平方米、24名教职工、468名学生,发展到现在占地1.42万平方米、59名教职工、1675名学生。25年来,这里先后培养出了6175名学生。

  据陈德武介绍,考虑到城镇化的发展,满足更多进城人口的教育需求,县里已经开始规划新的校区。

  “现在贫困生越来越少,随着标准化学校建设步伐的加快,各校的硬件条件普遍有了较大提升。”他认为,对希望小学的发展来说,当前亟须解决的问题集中在“软件”上:如何加强科学管理,抓好师资队伍与校园文化建设等。

  “在学校建设和助学上,实现从关注学校硬件建设到深化内涵的延伸,从关注孩子求学到做人的转变。”为此,团金寨县委对已建希望学校持续关注,长期结对共建,通过援建学校配套设施、组织学生外出考察、加强教师培训等方式,提高学校的自我发展能力,保障农村学生的全面发展。“促进教育均衡发展,不断实现希望工程从‘雪中送炭’到‘完善功能’的转型”。




文章来源: 中国青年报